石砚墨色光

轮回副队长江波涛,辛勤工作,费心费力,一份工资几份工。
江波涛杂食,双鬼,翔昊,韩张。

守一片林(10)

从清晨进入,直至黄昏,江波涛断断续续地跟周泽楷小声交谈,更多的时候却是周泽楷在说,江波涛在听。

他说自己小时候练功,为了偷懒专门在门口使了绊子,有天做失败了被发现,被罚了三天晚饭;说隔壁家的小姑娘趁他假寐的时候跟他表白,直愣愣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把他吓得撒腿就跑;说他曾听信了谁的话,以为自己再也长不高,跑到水边伤心了好久,就捡石子打水漂;说第一次上战场,结束的时候吐了,旁人都以为他心理上接受不了,实际是他昨晚被热情的大叔塞了太多烤肉。

又说他的师父为了能找出适合他的路子,整天皱着眉头研究;那个亲他的女孩子后来也上了战场,没能一起回来;成年的那一天,父亲拍着儿子的肩,说他长大了,也长得够高了;他曾放过一个敌军的战士,只因为他为救孩子失去了一条腿。

翻来覆去地讲些陈年旧事,有些不过尔尔,有些是他这辈子也忘不了的事。
思绪散乱得很,他想起来了就讲,身旁的人时不时应和着,表示自己在听。有时是大片的沉默,江波涛就安静地等,等他再想起什么。

周泽楷想告诉他,我穿越喜怒哀乐,跨过悲欢离合,尝过烈酒,听过故事与歌,双脚丈量过敌人的土地,利剑劈开前方的荆棘。

然后见到了你,是要溢出来的喜悦,恨不得紧紧抱住再揉进怀里。

“对了,那位小姑娘怎么亲你的,这样吗?”
江波涛突然转过来,凑到人身旁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触之即离。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