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砚墨色光

轮回副队长江波涛,辛勤工作,费心费力,一份工资几份工。
江波涛杂食,双鬼,翔昊,韩张。

@剑南江北  老师设计的三体概念明信片,p1全图+三体官方书签,p2~p4是我擅自加上去的滤镜,特别帅气的设计,黑箱愉快!(ntm

p1一人之下周边明信片+纹身贴,p3淘宝链接。
p2全职高手&三体无料,私戳我出示截图。
p4摊位号,参cp的就这样。
感谢写手 @郁琛 排版 @-钦允微光-

在想要不要扔了lofter去别的平台。除了写同人平时也写点原创爽文,但是要走也不知道去哪儿落脚,太麻烦了。


微笑游戏

《江湖不可饮》同人,看完有感,写一段日常。

——————————————————————————————

天气好,凌晨刚下过一场雨,现下是这个季节少有的晴。开了窗就有风吹进来,阳光晒得人心里也暖烘烘的,可白玉堂偏不,挑了块晒不到太阳的阴凉角落,屈腿窝在沙发里,眯着眼打了个哈欠。

难得有这么闲的时候。他想,一边把视线落到身旁看书的那只猫儿身上。光为他的侧脸描绘了一层金边,嘴角紧抿着,瞳孔呈现出一点深褐色,稀碎的,一偏头就不见了。

“盯着我干什么?”

展昭把书合上,食指夹在中间,书脊抵着大腿竖放,视线落在白玉堂身上。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白玉堂像只得逞的老鼠一样,侧身把双腿搭在展昭的大腿上,挤掉了书的位置,还得寸进尺地用小臂勾着他的后颈,“看本书都这么不认真,是不是该反省一下。”

展昭任他折腾,仔细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意识到的,或许只是想转头看他,却一不小心掉进了他的视线。

说不通,那就动手好了,展昭抬手就要拿书砸他,白玉堂却轻巧地捏住他的手腕下拉,及时阻止了这场即将蔓延的打斗。打什么架?玩点新鲜的。

“喂猫儿,来玩个游戏吧。”白玉堂粲然一笑,忽的就想起了那个先前被他嗤之以鼻的小游戏。便松开手,抬头正视着对方。“对视,谁先笑就输。”想了想又继续补充:“输的人晚上做饭。”

“菜都是我买的,你占我便宜。”展昭还没准备好,可他看见那只白老鼠已经进入状态了,脸上还不再有戏谑的笑,十足的攻击性,让他联想到富有生命力的某种野兽,或许随时就会扑上来要了他的命。

展昭没吭声,眉眼微微上抬,颇有挑衅的意味。“你要不要听笑话?”

“来啊。”白玉堂心想,平时都没听你说过笑话,这会儿想起来了,哪儿听的?盯着对方的双瞳,才意识到自己原本的目的,只是要找个理由这样观察而已。都说亚洲人是黑发黑瞳,实则不然。不过是平日里看到的黑色瞳孔,实际上只有深棕的瞳色,不似其他人种的显眼,却别有一番神秘和魅力。

“……然后就没了。”展昭话尾落落音盖棺定论,却见对方面容平静的很,一时间倒有些自我怀疑了:感觉挺好笑的啊?殊不知白玉堂意外走神,这时回神只匆忙听了个话尾,等同一字不知,只得暗自磨牙心道找个机会要再让他讲一遍。

而展昭的眼神却变了,像是深海一般沉淀过的温柔,一眨不眨地与他对视,还有不止怎么就有些翘起的嘴角,却称不上笑了,只是风吹过带起的波纹。白玉堂惊觉自己竟是有些受不住,悻悻然别过头,大声道:“臭猫,脸跟木头一样板着不会笑的,晚上给你露一手,必须吃完。”

而展昭也趁机挪开视线,想起对方的直白肆意的视线在自己脸上来回打量,只觉得脸烧一般的烫。

这个故事不能被称作“很久之前”,因为那个阶段还没有时间概念,神不着一缕地在荒芜中散步,因为衣物的概念也没有被创造。

神打开他随身带的书。在奇异的音律里,书上的字一行行减少,而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突然有了新的概念和故事。

有个四足生物寻音而来。

神对此报以极大的兴趣,因为“它”还没有概念。而“它”把爪子搭在神的足踝上,固执又倨傲地为自己做选择。

“猫。”

神笑了,于是猫的头上多出一个小小的王冠,从此它都将持有这份特殊的礼物,作为神的眼睛见证从书上流淌出的故事。

pick pick 江

又名:惊爆!轮回副队长不为人知的秘辛

1.当初进入青训营是个意外,家里长辈的朋友是游戏开发师,撞见江波涛打荣耀顺口提了句。
“你家孩子水平不错啊,再练练能去职业战队。”
“年轻人就要多尝试!”江父大手一挥,少年江波涛一时兴起,第二个月就收到了贺武青训营的邀请信。
由此可见江家很开明。

2.青训营和学校不一样,广播体操换成手操,每天的作业是常规训练,老师被管理员取而代之。筛选的唯一标准是游戏水平,因此爱骂脏话者有之,手脚不干净者有之,江波涛利用自己尚且稚嫩交际水平小心翼翼地建立自己尚且温和的小圈子,再过一段时间,青训营都认识了这位很好相处的少年。
不算太好,也没这么糟。

3.江波涛的初恋不是他先表白的,有一次为了赔礼邀请姑娘出去玩。江波涛算错时间早到了半个小时,对方踩点到达正好撞上江波涛冲着他笑,遂问他想去玩点什么,腿麻了的江波涛放出一个礼貌不失尴尬的微笑,夸赞道:“你今天真漂亮,我想先看看你。”
恋爱不愧是冲动的产物,一个月后,因为女朋友喜欢术士,江波涛选了魔剑士,两个人冷战分手了。
嘛,是有过恋爱经验的人了,这方面比当时联盟里某些游戏宅要强。

4.江波涛离开贺武的那个晚上跑去训练室很没出息地哭了一场,给每位队员的写了点留言在标签纸上。
拉开椅子想坐下休息一会儿,发现想给他惊喜的小伙伴猫在电脑桌底下不敢出来,两个人面面相觑,三秒过后两声惨叫划破夜空吵醒了门卫养的狗,再后来一整个队的小伙子勾肩搭背跑去小摊上吃烧烤,点了一瓶啤酒拿小杯子倒着喝。
第二天贺武全体昏昏欲睡是后话。

5.家就在贺武旁边,当地口味重,偏生江波涛好甜口,每次点餐都被说像女孩子。到了s市之后发现大多数菜都是甜的,感觉自己重获新生。
“江副队,请问当初你和轮回的队员是怎么度过磨合期的?”
“其实问题不大,我和大家本来就有不少共同点,不仅限于战队配合方面。”
“轮回会有团体活动吗?”
“当然,我们每次都会去不一样的地方,有时候经理和工作人员也参加”去聚餐,奶茶蛋糕甜甜圈,火锅烤鱼小龙虾,我爱s市。
江波涛的微笑维持到采访结束没有断过。

6.周泽楷是一个挺赞的队友,脸帅身材好,脾气不错游戏超神,方明华开玩笑说小周当特工不行,太帅了。当天午睡江波涛梦见周泽楷双手持枪黑西墨镜闯进某机构,对着识别机器笑出一口小白牙,三秒后层层关卡全部为他打开,《乱世巨星》随之响起,周泽楷对着蓝牙耳机说“还好吧”。
醒来之后江波涛迷迷糊糊跟周泽楷抱了个拳。

7.南方人身形偏小,可轮回这群大小伙子轻松碾压平均身高,捯饬好了全队出去像走秀似的,粉丝所谓“明明可以走秀出道偏要靠实力打游戏”。
江波涛江副队长整理资料的时候。才直面自己在身高方面是轮回倒二的事实,之后买鞋都是内增高,能坐着决不站着,接受采访优先选择和杜明一起坐。
因为太过淡定且能说会道,目前还没人发现江副很在意身高的小秘密。
靠,周泽楷你买增高鞋干什么?

8.第二个赛季默契有了轮回一众新鲜血液也都混熟了,江波涛嘴甜的种族技能显露无疑,午休犯懒瘫在沙发里,转头对着出门的队长笑笑:“小周,拜托你帮我份盒饭吧,爱你么么哒~”拍完广告给杜明递水的时候,嘴里还念念有词:“现在我要抽一位小可爱帮他补充水分,是谁这么幸运?”于是刚来轮回不久的孙翔得出了一个结论。

“江波涛,你是不是喜欢男的啊?”
“冰淇淋吃吗,新出的芒果味,我就买了两个。”
“吃!”
然后没然后了,枉孙翔专门去百度基佬特点(这个不靠谱)才得出的结论。我们副队可不就是会说话有耐心还是轻度洁癖吗!(并没有什么关系)

9.江波涛是在休息室里直面蓝雨队长喻文州的,二位关于队友词汇量问题进行了严肃的探讨,歪楼到业余爱好之后又迅速定下了“待会儿去吃下午茶”的约定,战术大师和心脏预备役成员因为脑回路近似导致感情迅速升温,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黄少天和周泽楷看着玩手机时间明显上升的队长/副队,严重怀疑对方坠入爱河。
因为队友太贴心,周黄二人现在一度产生失宠错觉(并不)。

10.作为能同叶修嘴炮往来且面不改色的职业选手,江叶两个人的垃圾话刷出了创新刷出了高度,好事者称为“最有水平的垃圾话对决”,实际上江波涛有时候玩得还挺开心。以至于之后几个赛季,团队赛之前两个人惯例隔空喊话,一边用手机闲聊待会儿去哪儿搓一顿。

11.荣耀第一魔剑士,贺武转轮回战队副队长,“无浪”账号卡操作者,战队的外交担当,最棒的江波涛。

cp22圆满结束!交换和买了一堆东西,p1全职相关,p2-3是一人之下坑,p5特别感谢人超好的太太 @MicAOz汤团_独立动画0210 给的现场签绘!p6是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 黑箱的安雷,爱你!p7-8是入的第一本绿蓝同人,感觉很帅,欢迎入坑(?
这次人好多啊。

床上见(江喻)

视线很模糊。
和宿舍不一样,同宿舍的队友睡觉的时候会特地拉开一点窗帘,正好可以看见惨白的路灯,宿舍里也就不至于全黑。第二天阳光也理所当然地照进来,刺眼。

他的上睫抖了抖,模糊的视线告诉他窗帘被拉得严丝密缝。这很好,闹钟也没有响,他可以再睡会儿。

喻文州下意识伸出手摸向枕边,他需要手机来告诉他时间,再决定浅眠还是放心入睡。指尖探出去的片刻立即被微凉的空气包裹住,手机屏幕会更冷一点……他却触碰到一个温热的物体。

喻文州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偏过头去,这一下身体整个僵住了。头重脚轻,全身酸软无力,恍惚间又听见耳边有人在低笑,抓不住。这是宿醉了。

他想起来昨天晚上的狂欢,国家队的冠军,连夜飞回s市接受采访,被同事拉倒ktv,也许实在太高兴了,也学会用酒精来作为这场荣耀的闭幕礼……是谁坐在他旁边起哄?

他想把手收回来。思绪很乱,不知身在何处,理应紧绷着,却又无力地放松下来,潜意识里甚至愉悦地接受了,但理智不容许他睡过去,当务之急是想起来……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柔软的被褥压在身上,他甚至想用被子盖住脑袋,继续睡下去。

那个声音是江波涛。

难得失态,被搀扶着带进旁边的酒店,脑袋似乎是清醒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对方很有耐心地环着他的腰,说:开一间大床房,麻烦了。而他浑身的酒气,甚至还在小声嘟囔:离电梯近一点。

身边的人也很配合,笑了笑。

是谁先开始的?被压在墙上亲吻的时候,他甚至还能口齿清晰地应答:我喝醉了。然后磕磕绊绊地解开纽扣,对方的。他们甚至连几步路的时间也等不及,就在写字桌上。
衣服凌乱地铺展,两个人甚至连呼吸都不分彼此,三分醉意压不住,任凭酒精主导,掩盖两人眼底无意掩藏的那点心照不宣。喻文州怀疑自己真的醉了,用手掌按住对方后颈近乎凶狠地下压。一片黑暗中,被触碰到的肌肤激的他头皮发麻,被不容拒绝的动作惹得忍不住低哼出声……
回忆戛然而止。

他顾不得视线模糊,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大脑又是一阵刺痛。

“喻文州。”
他下意识侧过身,看见那个人垂着头,随视线所及的方向望过去,才意识到两个人的手早就十指相扣。

江波涛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笑意。

找画手约了q版江江,突发奇想做了纹身贴。

p2p3,因为有胶的缘故,所以要进行裁剪。

p4,快速放进水里,确认全部浸湿就拎出来,不然会糊。

p5,记得让整张贴合皮肤,可以用手轻轻按一下。

p6,大声念出:江江真可爱。

周边?春天再说。(喂)

圈一下画手太太们 @兔子洞  @raiki求安  @鸢米 😘
也感谢 @反射弧 老师连夜肝的宣图,大家辛苦了!
淘宝搜索店铺“江春入旧年”,江江的生贺套卡《舞勺》已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