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砚墨色光

轮回副队长江波涛,辛勤工作,费心费力,一份工资几份工。
江波涛杂食,双鬼,翔昊,韩张。

        电竞工作室的稿子,发现解禁了就发这儿存着吧。感谢校对的捉虫和画手画的青训营的天天,超可爱。吹一波天天。
@Atlantis_冥寒
——————————————————————
        我常常在想,那段时间的事是否真切地发生过,又或者是我太过愚钝,记错了一些细节,以至于整个故事听起来更像是假想。但在手机里存着的一张照片和玻璃柜正中保存完好的一张纸还提醒着我,我曾经遇见过他们。
        那是我人生的低谷。
         一名学生可能做的事我都做过了:在昏暗的灯光下赶作业,考试的时候被老师发现手里的小抄,在一门科目上取得优异的成绩。我曾以为这会延续下去,我始终都将是优秀的。
        却不知何时开始,一次次被超越,被打击,被其他老师责问成绩的下滑,毫无缘由地退步。
        这巨大的落差感,让我就像在黑色的深渊下坠一般无力。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个愚蠢的想法。
         我不知道是什么促使我,促使他走到那个小酒吧,或许是机缘巧合,也有可能是冥冥中的某个神明懒得开导我们,索性让我们互相开导,我该感谢她。
        在炫目的灯光和狂欢的人群中间撞上视线,两个未成年人相同的挫败感促使我们开始交谈。我们都尴尬又迟钝地记起自己毫无酒量,又不约而同硬撑着要了低度数的果子酒。
         我向他吐诉一些现在看来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听得很耐心,然后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眼神明亮地问我:“你知道荣耀吗?”
         我知道。
          我像所有玩家一样对游戏产生巨大的兴趣,却发现自己玩得并不好,第一视角的操控和多变的组合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归结于游戏本身的高难度之后,初时的兴趣如同退潮的海水一般消退,我把卡塞到抽屉里,再没用过。
         之后我听说了崛起的战队,偶然了解到本市的蓝雨,再次听人不经意的提起时,蓝雨已经成为本市的一大骄傲。
        于是我也就常常自封为蓝雨的粉丝,尽管我连战队所有队员的名字都喊不全。
        我闷了一大口果子酒,让自己看起来威风点,实际上可能只是一个面色潮红语无伦次的傻姑娘。
         “我玩过的。”
         “那你知道蓝雨吧,我是那里青训营的。蓝雨别的不说伙食可好了,我进去之后胖了好几斤,被我妈逼着减肥,唉。”他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翻出一个东西给我看,是蓝雨的队徽。
         我突然开始羡慕他,还掺杂着嫉妒,是那种面对一个能完成自己无能为力之事的人会产生的情绪。
          我闷声道:“那你很棒棒啊,再进入战队就是人生赢家了。说起来,职业选手不是不喝酒的吗?”
         “所以我是偷偷跑出来的,都说酒能解忧,我也没尝出什么东西来,难喝死了!”他虽然这么说,瓶子里的酒已经下去大半了,“看你是个学生,怎么也跑这里来了……”我没好意思再开口,他许是想起了我之前的抱怨,就没有多问,一时间都安静了下来。
         “魏老大走了。”他突然开口,又闷了一口酒,许是豪迈的过头又情绪激动,一下子咳了起来,我连忙帮他顺了顺。
         “是蓝雨的队长,我有印象的,用的那个术士好厉 害。”实际上我记不清名字了,索尔什么什么的。
“对,就是他,索克萨尔可威风了,我练得是剑客,他答应我到时候带我一起杀个冠军回来的!”
        他突然骂了一句脏话,可能是口齿不清的缘故我没有听清,现在想想,也可能是不熟练吧。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