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砚墨色光

轮回副队长江波涛,辛勤工作,费心费力,一份工资几份工。
江波涛杂食,双鬼,翔昊,韩张。

霸图那点儿小事

韩文清的嗓子哑了。

其实也不是多稀奇的事,憾失冠军的霸图在这个夏休也依旧保持着硬朗的战队风格,张佳乐等人甚至取消了外出了计划留在队内。
但天气炎热,训练室里的空调又因为这两天因为超负荷运转坏掉了。人心浮躁,难免出错。

而韩文清不会因为这个而留情,这两天训得格外严厉。


张佳乐训练开始得晚,戴上耳机之前扭头凑到林敬言旁边看他的屏幕。林敬言操作冷暗雷跳上一块狭小的石头,头也不回地说了句:门外有只猫,黑色的。

张佳乐一下子高兴了,训练的时候光惦记着猫猫猫,猫粮猫玩具炒鲜包,上次的大黄不知道更哪只公猫走了,再没回来。也不知道这只是公是母年龄多大可有对象,眼看着就要化身猫奴了,被做完训练的林敬言在背后拍肩,硬生生逼出一句“喵”来。

张佳乐一时语塞。

始作俑者没什么表情,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在笑,耸了半天,告诉他:你手速飙了。

这下他顾不上尴尬,回头一看数据——好家伙,等队长复训吧。

所以其他队员休息的时候,韩文清单独1v1跟张佳乐讲话,也是正常的事。
其他人早就习惯了队长的极距穿透力的高分贝,这会儿早早地戴上耳机,不忘给张佳乐一个同情的目光。

韩文清训人是很有根据的。张佳乐走神地想着他是先骂训练状态还是讲自己上次溜出去吃烤玉米的事。嘿,那家店味道真不错。

想想刚到霸图的时候还忐忑了一下,韩文清这主战斗力多强他是知道的,一开始就规规矩矩,谁知后来留的阴影更大。这时不免有了些赴死的悲壮意味。顺便向一旁看着肥皂青春剧的林敬言飞了个眼刀:晚上宵夜你请客。
林敬言也回他:我要变态辣,小清新自重。

韩文清说:“张佳乐。”
韩文清又说:“你今天怎么回事。”
张佳乐尝出不对味儿了,抬头看看韩文清。

“日常的技巧性训练你给我飙什么手速。”
这下是听个真切了,不单张佳乐,其他队员也都转头看过去。

韩文清的声音很低,训话的时候威力十足,有点解放军站在小山丘上喊“我们会赢”一样,旁边的大兄弟吃着玉米馍馍,墙上还写着“少生孩子多种树”。虽然两者有质的区别。

现在不一样,韩文清的声音比平时小了不知一半,声音有点哑,但是柔柔和和的,不看那张脸,简直就像一个好脾气的人在柔声细语。
张佳乐懵了。
“……下次注意点。”

换个角度想想。张佳乐思考了一下,心道:这样的韩队再给我来一打。

“晚上训练再做一次。”
张佳乐点头如啄米,心想老韩请再训我一次。

没人说话,张新杰走过来站在韩文清旁边。
“队长,你嗓子疼吗?”
“嗯,有点。”
“应该去找队医,你的声音有变化。”
韩文清转过身看着他皱皱眉:“这点小事。”
“可是,”张新杰笑笑,“我个人比较喜欢你之前的声音,这可以作为理由之一吗?”


张佳乐溜回座位上戳戳旁边的白言飞:“有什么感想?”

“作为昨天被队长用正常声音训话的人,应该我问你什么感想。”白言飞摊手。

“有点……可爱。”

“张佳乐你是不是没睡醒,说话之前再看看我们队长的脸。”林敬言吐槽。

“我收回前言。”

宋奇英挠挠头:“我觉得队长这样也很帅。”

秦牧云补了一句:“铁汉柔情?”

“你跟队长说……诶队长呢?”

“早跟副队去找队医了。”

“唉我去看猫吧。”

“好像被副队抱走了。”

张佳乐很委屈。

评论(3)

热度(49)